时评 | 新青年 | 大学堂 | 青年作家 | 励志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艺术 > 资讯 >

路见二僧……手擎一小卯塔

美术报 消息 2019-05-29
导读: 胡建君/诗 马新阳/画 马小起/书 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——东坡先生在现实与梦境之间寻找诗意的栖居地。 黄庭坚曾梦东坡于寒溪西山之间,并记下梦境和诗。清人冯应榴在注释东坡诗时积思成梦,梦中与之相见,就请人画了一幅《梦苏图》。东坡也是我的梦中人物,

路见二僧……手擎一小卯塔

  胡建君/诗 马新阳/画 马小起/书

  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——东坡先生在现实与梦境之间寻找诗意的栖居地。

  黄庭坚曾梦东坡于寒溪西山之间,并记下梦境和诗。清人冯应榴在注释东坡诗时积思成梦,梦中与之相见,就请人画了一幅《梦苏图》。东坡也是我的梦中人物,曾仿老莲笔法,画过一幅《西园雅集图》,后来送给了本家老师胡中行。陈鹏举题诗:“人生处处可生愁,任是高吟与俊游。笔下一声苏学士,清光似水梦前流”。

  东坡传奇的一生也真如梦寐,酒与墨陪伴了他的一生。他直言“吾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陪卑田院乞儿,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”。身在朝堂之时,虽然“一肚皮不合时宜”,发之却为春鸟秋虫之声,醉醒之间经常与当朝皇帝开开文雅的玩笑;一贬再贬,远谪海南之时,他结伴农人,酿酒开荒,背负大瓢,踏歌而行。

  对于做酒,东坡一直孜孜乐之,却只是个外行中的内行。他喜欢试验,有时一边滤酒一边喝个不停,直到不省人事,结果把桂酒做得犹如屠苏酒。据说尝过他在黄州做的蜜酒的人,都有几次腹泻,他却欣然作《浊醪有妙理赋》;他在海南岛时自己制墨,先烧松脂制黑烟灰,半夜起火差点把房子烧掉,最后只得到几条像手指头大的墨,一脸烟灰与牛皮胶的东坡心满意足。

  但是杯酒下肚,研墨成文,无论什么样的酒,什么样的墨,酝酿辗转,动之为风而散之为云,顷刻弥漫了整个北宋。于是为文则汪洋恣肆,有似战国策,间之以谈道如庄周;作诗则放笔纵意,有似李太白,而辅之以名理似乐天;填词则清空豪放,一变词坛百年柔靡之风;他将其郁郁芊芊的学问文章之气发于笔墨之间,轻松跻身北宋四大书家之首;他随手涂作《古木怪石图》,不施丹青脱略形似,“如其胸中盘郁”。

  他带着醉意修炼瑜伽,钻研佛理,结交高士僧人;他偶尔拜神求雨,居然真让久旱之地普降甘霖;他心仪于制药炼丹,寻求长生不老之药;他为农人寻找草药研制配方,在中医学上也有一席之地;他善于烹饪并乐此不疲,为后世留下数道名菜;他大兴水利,除葑田、浚西湖、筑苏堤;他猜测月亮上的黑斑乃是山之阴影……他兴之所至,如醉如酣,所涉猎的门类之广,或许只有文艺复兴的达芬奇才可比拟。

  东坡常说“人生如梦”,他确实是个爱做梦的人,据不完全统计,“梦”字在他诗文中共出现七百多次。《东坡志林》记下了十一个梦。其中一个,梦到唐明皇令赋《太真妃裙带》诗,东坡醒后依然记得:“百叠漪漪水皱,六铢纵纵云轻。植立含风广殿,微闻环佩摇声。”他对这首诗念念不忘。竟又梦见被宋神宗召入禁中,命他在红靴上题写文词。“既毕,进御,上极叹其敏”,便让美丽的宫女陪他出宫。微风动处,他无意瞥到宫女裙带间有诗一首,正是他的《太真妃裙带》,何其旖旎!而在传奇中,李白醉中为杨玉环填的三章浓艳的《清平调》,也不过写在金花笺上而已。

  他还记过一个梦,《记子由梦塔》:

  昨夜梦与弟同自眉入京,行利州峡,路见二僧……手擎一小卯塔,云中有舍利。兄接得,卯塔自开,其中舍利璨然如花,兄与弟请吞之。僧遂分为三分,僧先吞,兄弟继吞之,各一两,细大不等,皆明莹而白,亦有飞迸空中者。僧言:“本欲起塔,却吃了!”弟云:“吾三人肩上各置一小塔便了。”兄言:“吾等三人,便是三所无缝塔。”僧笑,遂觉。

  好一座酒囊无缝塔!更神奇的是,东坡“觉后胸中噎噎然,微似含物”。

  大连图书馆馆长张本义谒东坡墓,记之如梦:“郏城古寺深,秀草盖文心。野老言苏事,坟羊护国琛。青山空夜雨,湛水荡诗吟。浩气乾坤注,西倾柏穆森。”我读之动容,提笔和之:“屠苏酒气深,绝域注文心。家国眉间事,江湖掌上琛。思君云水意,伴我虎龙吟。雨笠烟蓑去,黄金亮艺术网 当代青年网,萧萧世路森。”

Copyright 2002-2019 当代青年网 版权所有
安徽羲之艺术传媒主办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皖ICP备13016805号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