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评 | 新青年 | 大学堂 | 青年作家 | 励志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艺术 > 资讯 >

寒食雨之后——东坡的《寒食帖》背后

光明日报 消息 2018-12-07
导读: 苏轼《寒食帖》局部 【含英咀华】 苏东坡有《寒食雨》诗二首,因为手书墨迹存世,在书画界通称《寒食帖》,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,是所有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国宝。每次展出,只听到赞誉之声四起,报章杂志连篇累牍报导,倒真是脍炙人口,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

  东坡贬到黄州遭难,至此经历了三个寒食节,而今年又遭到雨涝,春寒料峭,犹如秋寒一般萧瑟。朝廷似乎不再关心他的死活,让他流落江湖,复起无望,心情自然低落到极点,又碰上了连绵两个月不停的春雨。第二首诗最令后代诗评家伤神不已,因为东坡写出了生活的艰难窘迫,穷困潦倒的情景历历在目,已是穷途末路。江水泛滥,雨涝不止,大有淹没小屋之势,身家性命都受到威胁,好像身处濛濛水云之中的孤舟。破灶起不了火,三餐不继,这时看到乌鸦叼衔了烧剩的纸钱,才想到已是寒食节了。更由此想到忠心耿耿的介之推,下场是烧死在绵山之上,想到阮籍在穷途末路之际,只能对着空山大哭。自己贬谪在黄州,远离家乡与朝廷,就像再也点燃不了的死灰,恐怕是要埋骨在异乡了。

  【含英咀华】

  就在寒食雨肆虐,让苏东坡经历了生命低谷的时候,有人伸出了援手。黄州的地方领导徐大受(君猷)给他带来了清明的新火,提供了生活所需,帮着他渡过了难关。我们没有确实的文献资料,无法知道徐太守带来了什么日用所需。但从他们过去交往频繁,亲密无间,还有东坡写诗嘲弄徐太守喝酒本领太差,可以相互调笑的关系来推想,徐太守一定带来了充足的补给,米面杂粮、鱼肉菜蔬不说,还一定携来可以宽慰东坡的好酒。苏东坡《寒食雨》刚诉完苦,就有徐太守前来慰问,让他恢复了乐观诙谐的人生态度,写了一首《徐使君分新火》,以自嘲的方式,展示了心境变化:“临皋亭中一危坐,三见清明改新火。沟中枯木应笑人,钻斫不然(燃)谁似我。黄州使君怜久病,分我五更红一朵。从来破釜跃江鱼,只有清诗嘲饭颗。起携蜡炬绕空室,欲事烹煎无一可。为公分作无尽灯,照破十方昏暗锁。”

  且不说《寒食帖》的书法艺术感染,让我们想想墨迹背后这两首诗的意蕴,探究一下东坡写诗的创作过程。刘勰《文心雕龙·神思篇》说:“思理为妙,神与物游。神居胸臆,而志气统其关键;物沿耳目,而辞令管其枢机。”不论是写诗还是挥毫,形式与内容都息息相关,思想与神韵结合,辞令与笔墨无违,才能出现“兴酣落笔摇五岳,诗成笑傲凌沧洲”的传世杰作。书法墨迹也一样,没有内里的意蕴,没有在胸臆间郁积长久的感情,就喷薄不出兴酣五岳的作品。

  这里写的情景是寒食到清明这两天的变化。寒食节照例要禁火三日,到清明之后再钻燧取火,称为“改火”。苏东坡显然没有燧人氏的本领,自己钻不出火来,又遇上大雨成灾,只好饿着肚子写诗。“只有清诗嘲饭颗”,来自李白《戏赠杜甫》一诗的典故:“饭颗山头逢杜甫,顶戴笠子日卓午。借问别来太瘦生,总为从前作诗苦。”好友徐太守带着新火来探望,东坡在空宅中绕了一圈,也找不出可以馈享的食物以娱嘉宾,只好自己打趣,说要把徐大受带来的新火,像佛家智慧一样,分成无穷无尽的灯火,照亮大千世界。

  东坡在黄州生活得随性,有时也让关心他的徐太守担惊受怕。

Copyright 2002-2019 当代青年网 版权所有
安徽羲之艺术传媒主办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皖ICP备13016805号
Top